关于我们

确保客户利益第一

在长达五十多年的时间里,我们律师楼的创始人 Bernard Gluckstein 一 直都是闻名加拿大司法界的著名律师。Bernard 声名远扬不仅仅是因为他创办的律师楼相当成功,更因为他对社会在人道方面作出的杰出贡献。Bernard 以大量的私人时间帮助因意外受伤的个人以及那些天生的残障人士,他的慷慨和慈善行为可以说声名远扬。如今,Bernard 的儿子 Charles Gluckstein 接棒其父,全面主持律师楼的日常事务,并继续秉承其一贯的宗旨:把客户的利益放在第一位。

Bernard 是加拿大律师公会的终身会员,他同时也是由律师公会认证的民事诉讼专家。他为残障人士争取权益不遗余力,同时也为安省脊髓受伤协会(前加拿大截瘫协会)、VARIETY VILLAGE、 加拿大伤残运动会、残疾人奥运会等多个团体无私地奉献自己的精力和专业知识。Bernard还是安省脑伤协会的创始人之一,这一协会旨在通过一系列针对脑伤患者的教育、关注、支持活动,帮助因脑部受伤而影响生活的安省居民获得更加美好的人生。

Bernard 除了投身残奥会的工作之外,也对其他残疾运动员给予全力的支持。他还积极参与VARIETY VILLAGE 室内泳池募捐的慈善工作,为建设该泳池最终筹得一百万元功不可没。

Bernard 的儿子 Charles 于 1999 年成为执业律师,专攻保险索偿诉讼,涉及的诉讼领域包括人身伤害索偿、残障事务、物业占有者责任索偿及医疗事故索偿。他自 2013 年 5 月开始出任安省庭审律师协会主席,之前则任该协会董事(执行委员会及保险委员会主席)。他也是上庭律师协会、全美司法协会、多伦多医学-司法学会的会员。在担任安省神经康复学会咨询委员会主席之后,Charles 从 1999 年开始担任该学会咨询委员会的会员,并一直担任至今。Charles 还于 1998 年到 2001 年期间,担任多伦多脑伤协会的董事,并在 2002 年至 2004 年间,为安省活跃人生联盟担任法律顾问。

吉利佳人身伤害律师楼一直致力帮助脑部伤者、车祸伤者、滑倒伤者及医疗事故中的伤者,为多个与医学及残障社区相关的年会、研讨会、社会活动提供主要赞助。我们律师楼还为本地七大医院建造了等候区和休息室,为病患、家属及医护人员提供等候与休息的场所。

Bernard 颇为骄傲地表示:"我们是第一个为医院提供休息空间的人身伤害索偿律师。我们修建的第一个休息室位于圣麦克医院。当年该院的基金会募款的时候,我们是第一个提供赞助的。"

在新宁医院(SUNNYBROOK)募款建造休息室的时候,同样也是 Bernard 和 Charles 第一个伸出援手,出资帮助该院建造休息室。Bernard 说,我们律师楼开辟先例后,人身伤害索偿领域的律师都纷纷效仿,我们最终帮新宁医院筹得近一千万元的善款。

我们律师楼至今已经为多个安省医院出资建设休息室,最近的一个项目是帮助安省圣凯瑟琳的 Hotel Dieu Shaver Health and Rehabilitation Centre 的脑伤康复部出资修建其接待区。

Charles 在回忆起自己的成长过程的点点滴滴时,说道:"不管是不是他的执业领域,我父亲总是在付出自己的时间,帮助那些残障的个人。在 VARIETY VILLAGE 开始运作的时候,我父亲就是他们的法律顾问,他一直都免费为他们做各种各样的工作,包括帮他们摄影,直到后来我也参与了。所以从青少年时代开始,我就成为了他们各种运动活动的义工。"

初创岁月

时光倒流到 1962 年,当 Bernard 加盟 Schuber, Bassman, 当时的一间综合性律师楼的时候,他负责的是诉讼部门。在早期的执业生涯中,Bernard 经办了许多刑事及其他类型的案例,还担任过小额法庭的法官。所以可以说,在 Bernard 还相当年轻的时候,就已是身经百战的老将了。不久以后,

Bernard就为其供职的律师楼开辟了一个新的战场---保险诉讼。

作为接班人的 Charles,说到自己的父亲,是颇为自豪的:"我的祖父是大型出租车公司METRO CABS 的创办人,这给予我的父亲不少机会。因为出租车司机常常需要帮助,无论是自己受伤也好,或是其他个人事务,都需要用到法律专家。"

Bernard 最终为该律师楼建立了保险诉讼及代表人身伤害个案原告诉讼的商业模式,在那个时代,代表人身伤害案原告的法律事务还在非常初级的阶段,只有极少数的律师楼把这一诉讼作为核心业务。

在处理该类法律诉讼的数年执业生涯中,Bernard有过不少合作伙伴,直到 1996 年,自己的儿子 Charles 毕业,父子俩携手创建了自己的法律团队,取名为吉利佳人身伤害赔偿律师楼。Charles 说,虽然律师楼几经重组,但从未改变过整体架构,我们在同一地点执业,也已经超过二十年。

如今,律师楼在 Charles 的带领下,有近三十名员工及十一位执业律师。律师楼更有二位在医疗事故领域具有丰富经验和法律知识的资深律师 Joe Colangelo和David Lackman,带领团队,领跑人身伤害赔偿领域的诉讼。

人身伤害赔偿诉讼

吉利佳律师楼在神经性外伤和人身伤害诉讼赔偿案例中的权威地位,为业界所公认。律师楼代表的客户中,有相当一部分是因为脊髓损伤或脑外伤而导致神经系统紊乱的伤者,我们对这类最敏感、也是最脆弱的客户,提供的也是最贴心和最专业的服务。

除了车祸索偿案例之外,我们律师楼还有一大部分涉及的是医疗赔偿和其他的疏失诉讼。Charles 指出:"处理医疗赔偿诉讼是一类很不容易代理的诉讼,我们目前代理的都是一些有相当难度的个案,对我们来说,也非常具有挑战性。"

侵权案例通常是对责任方提出的索赔诉讼,也是法律界比较常见的诉讼。无论是在加拿大还是美国,这类诉讼中的受害人索偿权益基本是大同小异的。安省的汽车保险法律与加拿大各省相关法律相比,可以说是比较健全的,而加拿大各省对汽车保险理赔是有不同的规定的。

我们代理全加拿大各地的医疗事故案件,交通意外案例我们专攻适用安省法律的案件。Charles 表示,我们也代理安省居民在其他地方受伤的案例,因为他们的索赔程序及诉讼是由本地(安省)法律规管的。

客户至上

客户至上这句话说起来容易,但只有成功的企业能真正做到这一点。在吉利佳律师楼,我们的精英团队努力为每一位客户送上贴心、温暖的服务,让客户有回家的感觉。

Charles 常常说:"我们律师楼就 像一个大家庭,我和我的父亲一直都把每一个客户当作是我们家庭的一份子。对员工也是一样,每年我们对员工都有一个年度回馈。这不只是我们合伙人的聚会,是有全部三十多名员工参与的、对他们辛勤工作的认可与回报。"

Charles 继续表示,至于对我们律师楼的客户们,就算已经结案的客户,我们也会经常和他们联系,"让他们感觉自己仍然是吉利佳这个大家庭的一份子。以至于许多案件在结案之后,客户也会和我们保持联系,告诉我们他们的近况和重新开始的生活。"

我们律师楼还专门聘请一位专业人士做为专职员工,帮助客户们在经历意外之后,重新回归社会。律师楼并不需要在他们客户的个案结束之后继续为客户提供这么多的后续服务,但我们多年来一直是这么做的,因为我们觉得这是一件正确的事,而且很乐意为客户这么做。

Charles 还指出,我们 律师楼每年还举办一个叫做"面对疲惫"的研讨会,针对创伤工作者及护理人员,包括那些为照顾至亲而身心俱疲的家属们。在这个研讨会上,我们邀请北美各地的专家演讲,帮助这些常年劳心劳力的特殊人群,调节身心,走出倦怠。我们常年举办类似活动的原因就是因为我们真正关心他人、回馈社会。

Charles 表示,我们律师楼除了拥有非常友善的工作环境之外,也开始全面采用无纸办公。随着网络及云端技术的不断改进,所有档案的电脑输入,我们的雇员可以更自由地在办公室之外的地方,处理个案及公务。我们还专门为客户提供了一个网络门户链接,让他们随时可以通过自己独有的安全密码,进入网络,查看案件的进展及与他们个案相关的所有文件。

竞争力

我们律师楼不仅与时俱进,采用最先进的电脑技术处理个案及日常事务,同时也活跃于包括脸书和推特等各类社交媒体平台,推广吉利佳品牌,并在日渐激烈的竞争中处于不败之地。

Charles 指出,行业竞争虽然日益激烈,但他始终告诉客户,要对自己的律师感到信任,因为双方建立的是一个长久的关系。我们律师楼的独特之处在于,我们和客户建立的不仅是长久的关系,我们的互动像是朋友,更像是家人,很多年来都是如此。我们聘请了一名专职护士,为出院后的伤者们安排全面的治疗计划、团队,让他们尽快从伤痛中康复,回归社会,迎接他们的新生活。

近二十年前,我们的创始人 Bernard 认为,我们的律师楼需要这样一名专职的医学顾问,从而更有的放矢地也更有效地为我们的客户们服务,于是律师楼的精英团队就有了这位专业护士的加盟。

为受害人争取最大权益

近年来,人身伤害领域的法律在不断的变更之中。以往受伤一方只要是非责任方,他们可以申请的理赔金额是没有限制的。而现在,即便伤者不是导致事故的责任方,他们获得的理赔却都有上限。

大部分复杂的个案平均需要大约三年的时间才会有结论,有部分个案甚至从开始到最后结案可能长达五年。当然处理时间特别长的案例,多数是因为当事人严重受伤,有的在医院接受治疗的时间都有可能长达数月。

而在这段相当长的时间里,律师和客户之间建立起互相信任的关系可谓至关重要。Charles 表示,作为律师,接手一个新案例的前六个月到一年是处于了解或调查客户伤情的阶段,之后便进入诉讼等司法程序,逐步进行到决定伤者全面康复可能需要的最长时间。Charles 强调说,有的时候,即便是在意外发生二年后,或者进入司法程序一年后,作为律师要完全厘清伤者对未来治疗的需要,也只能说是为时过早。

在全安省范围,每年的人身伤害个案大约在五百到一千个左右。我们律师楼处理的基本上是重大人身伤害的个案,这些在意外中受到严重伤害的受害人,也是最需要我们专业帮助的群体,我们律师楼也会把大部分的资源和人力物力用于此类个案,从而更有效地帮助受害人争取最大的权益。

新增尼亚加拉地区服务

近年来,随着业务增长,我们律师楼特别在尼亚加拉地区设立办公室。办公地点位于尼亚加拉西边的索罗市(City of Thorold),有三名专职人员在当地提供我们的专业服务。其中包括我们的医学顾问 Dianne Henderson。Charles 表示,尼亚加拉地区相对来说律师资源比较稀缺,我们在当地设立办公点,就是为了让当地居民在他们最需要的时候,能够得到既方便又专业的服务。

克兰西人道大奖

2014 年 2 月 8 日, 本律师楼创办人 Bernard Gluckstein 大律师被授予"克兰西人道大奖"(King Clancy Humanitarian Award)。该奖项在 1986 年由加拿大残疾人基金会创办,表彰 King Clancy 在人道主义方面,作出的杰出贡献。之后这一奖项通常授予在帮助残障人士重获新生的过程中,作出巨大贡献的杰出加拿大人。曾经获得该大奖的知名人士包括 Rick Hansen, Walter Gretzky 以及 Chantal Petitclerc.

Bernard 表示,为自己能成为加拿大第一位获此殊荣的人身伤害索偿律师而感到受宠若惊。本律师楼对 Bernard 获得的这一成就则感到无比骄傲,他是我们律师楼使命的真正代表。

Charles 和 Bernard 期待在今后的岁月里,继续带领吉利佳律师楼的精英团队,一如既往地为遭遇不幸的人们提供最专业最贴心的法律服务,帮助他们走出困境,重建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