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egal News

全自动汽车与人身伤害赔偿诉讼的未来

在九月末于多伦多召开的加拿大脑伤年会上,吉利佳律师楼的首席律师查尔斯 (Charles Gluckstein) 发表了题为在不久前召开的全加拿大脑伤研讨会上,吉利佳律师楼的首席律师查尔斯 (Charles Gluckstein) 发表了题为《 2020 年的人身伤害赔偿诉讼:为我们的未来做好准备》的主题演讲。他在演讲中指出,在全自动汽车世界里,如果兴奋的高科技乐见人士和保守的传统驾车者能够达成一项共识,那恐怕就是在不远的将来,汽车将不再需要有人来驾驶了。问题并不是这个无人驾驶技术是否会彻底地改变加拿大,甚至美国的汽车交通,而是二地的汽车交通何时及如何改变。

查尔斯认为,尽管业内有律师认为无人驾驶汽车会导致人身伤害赔偿的诉讼领域分崩离析,他还是觉得,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至少在2020年前,这还不至于发生。不过,"汽车制造和交易学会"的新数据显示,2015 年售出的汽车有超过半数是半自动汽车,自带撞车警告系统、自动巡航系统、自动紧急刹车和盲点监控装置。估计最早到 2030 年末,全自动汽车才会普及。

在过去数年中,普遍认为全面采用全自动汽车的障碍来自四个方面:费用、技术、消费认可及政策。如果说 2016 年 4 月,Tesla Model 3 面世是一个预兆的话,那么费用及消费认可已经不再是阻碍。Tesla 官网的数据显示,到 2016 年 4 月 7 日,该型号汽车已接到 325000 辆订单,未来销售更将达到惊人的 140 亿美元。Tesla Model 3,一辆被誉为向环保型车辆迈进重大一步的电动汽车,更令极大地推进了全自动汽车工业前进的脚步。该车的自动驾驶特色包括自动导向、换线、避开路障及停车。

而相关的政策也随之向前迈进了一大步。全国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委员会最近公布的一分报告指出,当前美国法律对采纳全自动驾驶汽车也提出极少的限制,只要该车辆允许驾车人控制就可以。这就是当谷歌(Google) 之类的汽车制造业者把传统的汽车功能,譬如方向盘、刹车、踏板拿掉的时候,法律才变成了技术限制。纽约湾区消息报道,谷歌对此早有预见,甚至向联邦交通高层递交了一份计划书称"谷歌推行的进程是让任何想要生产自行驾驶汽车的公司不再受人类约束"。

加拿大的安大略省则已经成为国内首个允许汽车制造商在道路上对自动驾驶车辆进行路试的第一个省份。据加拿大广播电台 (CBC) 的报道,安省交通厅长 Steven Del Duca 对此解释说,"我们需要加快步伐"。他在这里指的是美国、欧洲部分地区及亚洲已经允许这类路试的事实。而且,美国部分州也已经就自动驾驶汽车制定并通过了相关立法。

查尔斯的演讲指出,在无人驾驶汽车从部分自动过渡到全自动的过程中,有不少人为过错可能亦将无法避免地产生。无论怎样,他指出,目前在人身伤害领域执业的律师,无疑将成为首批应对随无人驾驶技术而来的想相关法律问题。

财富杂志曾指出,随着无人驾驶技术的成熟和价格的大幅降低,政策或将成为自动汽车行业最大的障碍。迟早有一天,律师、立法者和法官需要开始考虑就无人驾驶车辆对相关立法进行根本的变革。这类改革将涵盖从高科技规管到与道德标准相关的责任、义务和过错等一系列的问题。

查尔斯的演讲进一步提到了最早可能于 2020 年到来的未来人身伤害执业领域需要关注的四个责任方问题:

  1. 乘客或者说是共同驾驶人:责任在谁?
    据蒙特利尔公报报道,在北美每年发生的一千万起交通事故中,大约有九百五十万起十人为错误造成的。过去六年,在全美国自动驾驶车辆进行路试的过程中,发生过十三起轻度意外,但这些意外均由驾驶人造成。 在汽车是部分自动,或是在某种情况下需要转由人类驾驶的时候,如果在驾驶转换的过程中发生车祸,恐怕很难断定事故原因是来自个人还是机器。这难免也会引发前所未有的法律争议。当然,这也令司法界有机会预见问题并提前做好应对准备。

    汽车驾驶一旦进入全自动领域,一向为人类过错担保的汽车保险,也将需要改变商业模式,转而为可能需要为出现技术失误负责的汽车生产商提供保险。

  2. 黑客
    举例来说,如果一架被黑客入侵的汽车发生意外,谁要对此负责呢?是驾车人?是黑客?还是软件制造方?美国参议院 Edward J. Markey 团队提交的一份报告指出,多数汽车生产商以往的黑客事件都不知道或者无法提供报告。如果黑客需要对意外负责但却无法确定黑客的身份,那么受到伤害的原告方还是要通过自己的保险公司理赔。这和目前在意外中受伤一方遇到无保险或保额不足的肇事方(责任方)所面对的情形类似。

  3. 共乘
    这一话题目前在城中变得热门是因为 uberX 的出现。这种所谓的共乘服务为驾驶人和乘客进行一次性的共乘牵线搭桥。在安大略省,这类共乘服务和真正的出租车服务不同,是是不受城市法律规管的,而目前的保险业对此的保险范围也并不十分明确。但是 uberX 在其网站上则写道"如果在共乘过程中发生意外,除了驾车一方的保险之外,共乘各方均受商业车辆险保护"。Intact 和 Aviva 二大保险公司均对共乘提出了相关的保险条款,政府官员认为这也是向消费者保护迈进了一步。

    目前,如果投保者不通知他的保险公司其车辆提供共乘服务的话,保险方有权拒绝理赔。

  4. 个人信息
    在目前的人身伤害赔偿诉讼中,对驾车的被告进行行车记录调查是极为常见的。不仅如此,汽车中记录行车信息的"黑匣子"更是在刑事犯罪检控和民事索偿诉讼中,变得日益重要。
    自动驾驶车辆可以完全地记录驾车人的地点、能源用量、车速、温度和其他控制设置。

    数据搜集对数据公司来说蕴藏着巨大的商业机会,而迄今为止,汽车制造商尚未就如何采集信息、及对此作何用途作出承诺。

查尔斯最后指出,作为律师应该对这一全新科技——尤其是这样一种可以防止伤害甚至拯救人类生命的高科技感到兴奋。也因为如此,业界人士才需要及早准备,应付即将随之到来的司法变革,这项或许可以拯救无数生命的新技术才不会因为缺乏准备而停滞。